当前位置:首页 >> 助手公告

CF一键领取百度败诉!全国第一例游戏世界地图“小唯”一案迎终判,《全民打斗》获判剽窃《穿越火线》世界地图

来源:珍惜运维 时间:2022-06-17 16:02:28

本文源于:经济参考报

《穿越火线》与《幸福家庭打斗》持续了近四年的世界地图小唯侵权纷争案终于迎来重审裁决。

据新华社报道,12月6日,东莞省高级人民高等法院(以下简称东莞省高院)对广州市百度电脑系统有限子公司(以下简称百度)与环游用户端(北京)科技有限子公司(以下简称环游用户端)、英雄互娱陈煜有限子公司(以下简称英雄互娱)等版权侵权及不姑息纷争裁定案公开一审,裁决环游用户端子公司、英雄互娱子公司等暂停侵权行为,并赔偿百度损失2500多万元。据东莞省高院介绍,这是全省第一例对格斗游戏世界地图小唯侵权纷争的施行裁决。

针对裁决结论,上海申伦律师圆耳蝠夏益华在拒绝接受《经济参考报》本报记者专访时则表示,前述子公司已不能再裁定,一审即重审,一审裁决会施行,但是,如果一方当事人仍然对结论不满意,可以向重审高等法院的上一级高等法院(最高人民高等法院)明确提出重审明确提出申请,重审是卷瓣程序,但重审的概率一般较高。

对本次裁决结论,子公司是否会明确提出重审明确提出申请?12月7日,《经济参考报》本报记者分别拨打前述子公司,但是英雄互娱方面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电话,环游用户端则则表示不拒绝接受专访。

重审裁决4幅格斗游戏世界地图侵权

在同时接触过三款格斗游戏的业内人士看来,《幸福家庭打斗》的格斗游戏内容无论是世界地图、动作游戏还是UI介面,都与《穿越火线》有关联性。

据了解,《穿越火线》自2007年上架以来,备受格斗游戏玩者青睐,该格斗游戏是这款由韩国Smile Gate子公司合作开发,由百度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营运的第三人称射击格斗游戏;而《幸福家庭打斗》则是这款移动端冒险类网络格斗游戏,由环游用户端合作开发、英雄互娱等营运推广。

早在2017年,百度就以版权侵权及不姑息为由控告了环游用户端及英雄互娱等子公司,并赔偿9800万元。由此可见,深圳Wasselonne人民高等法院一审裁决,判定《幸福家庭打斗》被灭三幅世界地图形成版权侵权,维持原判各原告暂停侵权,KMH赔4500多万元。

在本次一审裁决中,东莞省高院最终判定三幅格斗游戏世界地图形成侵权。对一幅未判定侵权的格斗游戏世界地图,该高等法院认为其不同之处远远少于不同之处,不形成实质性相似。关于赔偿数额,则按照《幸福家庭打斗》获利×格斗游戏世界地图对格斗游戏整体工业产值×侵权格斗游戏世界地图在全部格斗游戏世界地图中使用量的方式计算。

东莞省高院认为,格斗游戏世界地图构建的虚拟空间在一定程度上是模拟现实世界的数字化表达,是实现虚拟与现实交互的重要平台,当格斗游戏世界地图的空间布局结构足够具体,符合图形作品的特征,可以作为图形作品获得保护。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拒绝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则表示,本次事件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格斗游戏行业中过于明显的搬运现象,但是,由于诉讼周期长,而格斗游戏生存周期在手游时代大幅停留在3个月至1年之间(的缘故),一些中小格斗游戏厂商并不(一定会)理会这种‘敲山震虎’式维权行动。

在张书乐看来,大多数手游的存活周期较短,使得类似的侵权诉讼即使进行,一方面,诉讼赔偿较之格斗游戏收益并不成正比,其次,往往有剽窃行为的格斗游戏在诉讼完结前已进入生命末期,是否下架相关侵权内容已无关紧要;最后,即使诉讼完成时格斗游戏依然火爆,玩者体验已达成,新的内容也已填充,基于前述原因,剽窃变成了一个低成本博取高回报且低风险的行为。

格斗游戏借鉴案件缘何频发

实际上,在此之前,《英雄血战》和手游《花千骨》也曾获判侵权。

2019年9月,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报道称,在《英雄血战》与《王者荣耀》的格斗游戏侵权剽窃案件中,广州市天河区人民高等法院一审判定《王者荣耀》格斗游戏世界地图缩略图、场景世界地图具有独创性,形成我国版权法所保护的作品,据此裁决原告子公司立即暂停侵犯原告就涉案作品享有的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

无独有偶,据多家媒体报道,今年1月,《花千骨》侵权《太极熊猫》一案一审裁决出炉,因前者仅更换了角色图片形象、配音配乐等,而在格斗游戏的动作游戏规则、数值策划、技能体系、操作介面等方面与后者格斗游戏完全相同或实质性相似,江苏省高级人民高等法院裁定,维持苏州市Wasselonne人民高等法院一审裁决,判定原告方暂停侵权行为,在公开媒体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原告损失3000万元。

对格斗游戏行业里借鉴现象频发的现象,有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则表示,这跟格斗游戏产品自身研发成本高、研发周期长以及市场变化快有很大关联。

格斗游戏作为一种文化创意产业,相互之间的借鉴或者‘致敬’并不少见。过去的界定大体在于是否剽窃源代码上,偶尔对格斗游戏画面、人物形象设计等画面设计元素有一些纷争。至于格斗游戏内动作游戏的借鉴,一方面其并不在知识产权的保护范围,另一方面动作游戏往往是在较长时间里,一个又一个格斗游戏逐步积累出来的经验教训最终形成的流行态势,因此不视为剽窃。张书乐如是则表示。

本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事实上,目前格斗游戏厂商基本都在复刻前辈的经验,没有凭空出现的动作游戏。比如王者荣耀,即借鉴了DOTA,而后者又缘起于《魔兽争霸》,哪怕是本次的获赔方《穿越火线》也对1999年合作开发的《反恐精英》有所借鉴。

复刻是行业内的常态,也没有格斗游戏厂商会视为剽窃,只能看作是跟风或超越。张书乐称,但是,搬运格斗游戏世界地图或格斗游戏人物,则涉及到知识产权归属,剽窃的嫌疑较强。但在格斗游戏行业里,偶尔却又有类似格斗游戏小唯较为经典的世界地图,以期获得较好的用户体验的行为。

对此,夏益华认为,从法律层面来说,由于格斗游戏作品的复杂程度较高,同时包含画面、音乐、试听、文案等多种内容和形式,而且很多作品形式最近才出现,无法直接在版权法中找到对应的法律概念,因而格斗游戏案件中各个元素的雷同究竟是否属于作品侵权仍存在争议,这也是此类案件审理时间较长的原因之一。